美洲杯在哪投_美洲杯投注网

热门关键词: 美洲杯在哪投,美洲杯投注网
您的位置:美洲杯在哪投 > 集团文学 > 【渔舟】假象(小说)

【渔舟】假象(小说)

2019-10-07 01:08

一辆豪华保时捷行驶在林间小路上,两旁的树木葱郁。车里坐着五个人,司机刘宇,副驾驶郑颖慧,车的主人。后排分别是郭占霞、陶月和王小媚。五个人是同班同学,利用假期到郊外野餐后返校。
  车子在路上行驶,逐渐变暗的天空预示着一场大雨即将到来。车里闷热,郑颖慧眯起眼睛打起了瞌睡。半开的车窗送来丝丝凉风,好不惬意。
  忽然,一阵痛感传来,她的脖子被勒住了,越来越紧令她窒息,眼前开始变得模糊,,死亡的气息向她袭来......
  倏地,一阵粗糙感划过,痛感消失了,危险解除,郑颖慧大口大口喘气,平复着心跳。
  恢复正常的郑颖慧立刻柳眉倒竖、杏眼圆睁,扭过身去,一挥手,“啪!”,给了坐在后座的王小媚一记响亮的耳光。
  吱——刘宇刹住车,问:“怎么了?”
  “怎么了?她要勒死我,你看不见?”郑颖慧冲他大喊大叫,“都怨你,非要让她来,惹我生气!”
  刘宇只能自认倒霉。
  其他两个人面面相觑,郭占霞首先开口:“颖慧,你是不是做梦魇住了,小媚一直老实坐着,什么也没干啊。”
  “对呀。”陶月也点头证明。
  “你们两个瞎眼了?”郑颖慧更生气了:“她拿绳子勒我脖子敢说没看见?告诉你们,今天的事谁也别想往外择,到时候定你们个同谋罪,进监狱里吃牢饭!”威胁地说完,又打了王小媚一巴掌。王小媚低头缩在车座里,长发垂下来盖住了脸。
  郑颖慧绝不是危言耸听,人家上面有人。“颖慧。”郭占霞说:“你还是做噩梦了。小媚真的什么也没干,我们要是看见了还能不阻止?”
  “你们铁了心要维护她是不是?”郑颖慧目光变得恨恨的:“她算什么,仗着会撒娇发嗲就以为找到了靠山大树?其实都是随便玩玩,靠得住才怪?识相地现在重新站队还来得及。”
  车里的气氛变得尴尬沉重,车外黑云压顶。王小媚介入了郑颖慧和校草方博恋情的同时又与郑颖慧的权势父亲有来往,这在学校已是公开的秘密。生命中的两个男人都被王小媚夺去了,母亲因此气得病倒过世,难怪郑颖慧会大发脾气。
  郭占霞打破了沉默:“颖慧,既然你说王小媚勒你脖子,我想作为证据的绳子一定还在她身上。她一直坐在车里,后窗也关着,根本没办法销毁。不如我们搜搜她的身,找到了凶器看她有什么话说。”
  郑颖慧觉得有道理。于是把王小媚拽下车搜身。郭占霞和陶月在一旁帮忙翻看她的手包。结果,一无所获。郑颖慧回到车上,把王小媚的座位仔细搜了一遍,没有。
  “你说,你把绳子藏哪儿去了?”郑颖慧气急败坏地拽着王小媚的衣领喊道。
  从始至终,王小媚都是低垂着头,一言不发。
  “有什么事回去再说吧,快下雨了。”郭占霞出面做和事佬。
  郑颖慧不甘心地瞪了一眼王小媚,三个人回到了车上,继续前行。
  无边无际的黑暗覆盖了天空,阳光正午变成了黑色夜空。
  郑颖慧脑袋发沉,渐渐合上了眼睛。
  脖颈处突如其来的紧张令她清醒,可怕的窒息又一次传来。她用手去拽,不错,是绳子在勒她的脖子,勒得她呼吸困难,眼冒金星。紧要关头,粗涩感滑过,脖颈恢复了自由,危险警报解除。
  郑颖慧把气喘匀后,“呼的”转过身,拽过后座的王小媚一顿呼扇,口里骂着:“你个贱货,这回你跑不了了,你们可看清楚了,她想勒死我,她想勒死我!”
  车子再次停住,郭占霞和陶月将郑颖慧拉开。王小媚披头散发,衣衫不整,可怜巴巴地缩成一团。
  郑颖慧看着两人,“这回看到了吧,她要杀我,看到了吧?”
  “颖慧,你又做梦了吧,我和陶月在后面一直盯着她,她一动不动的,什么也没做啊。”郭占霞的话里已有几分“神经病”的语气了。
  “什么?你不信我?”郑颖慧更气了。
  陶月这时已经将王小媚的前后左右搜了一遍,“没看到啊。”
  郑颖慧反倒安静下来,狐疑阴险的眼光在其他三人身上晃来晃去,“都下车!”她命令道。
  
  1、公路惊魂
  所有人都下车了,王小媚一个人站在旁边,刘宇、郭占霞和陶月站成一排,郑颖慧将三人全身搜了一遍后,又将车里车外搜了一遍,后备箱也打开了,没有任何发现。
  郑颖慧有点心虚了,恐惧的表情爬到了脸上。
  “小慧。”老实的刘宇说话了:“还记得我给你们讲过的鬼故事吗,雨天女鬼公路拦车,其实地点就发生在这条路上。”
  话音刚落,“咔嚓——”一声炸雷响彻天际,映亮了郑颖慧眼前四张诚惶诚恐的脸。
  “啊!”胆小的陶月尖叫起来。
  “颖慧,上车吧,快下雨了。”郭占霞请求道,雨点落下来。
  “她留下,其他人上车。”郑颖慧指着王小媚。
  “不行的,荒郊野外的,又下着雨,你让她一个小姑娘怎么办呢?”郭占霞走到王小媚的身边求情。
  “是啊,扔下她一个人怎么办啊?”刘宇、陶月也过来劝。
  郑颖慧冷冷地:“谁不放心谁留下来陪她好了。”
  其他人不说话了,回到了车上。倾盆大雨落下来,王小媚孤独弱小的身影很快淹没在雨中。
  终于可以放心了。郑颖慧刚闭上了眼睛。经过一番折腾又累又困。忽的,脖颈处传来的痛感赶走了她的美梦,她又一次地窒息了,意识模糊,眼前迷茫,很快的,一切的感觉迅速消失,恢复了正常。
  谁,究竟是谁?郑颖慧回头,后座的郭占霞和陶月正靠着闭目养神,刘宇也在安静地开着车。转过头,耳边雨声哗哗拍打着车窗,里面静的好像一座坟墓。
  前方,混沌不清的雨帘中隐约有个人影,随着雨刮器若隐若现。近了,是王小媚,她正微笑着向车里的人挥手示意。
  “王小媚呀。王小媚!”郑颖慧抓着刘宇的手喊着。
  “王小媚,回去接他?”刘宇问。
  “不是,她——”郑颖慧瞪大眼睛眼看着湿淋淋的头发中伸出的一张诡异的笑脸越来越近,相关的鬼故事涌上了脑海。
  “她就在前面、就在前面!”郑颖慧指着让刘宇看。
  刘宇看了看,“前面,什么也没有啊,你眼花了吧?”
  被吵醒的郭占霞和陶月也作证说没有,三张脸信誓旦旦。
  郑颖慧无语了,眼睁睁地看着朦胧雨幕中的飘忽身影逐渐变大、清晰,一张带着诡笑的、水淋淋的脸迎面扑来对着汽车招手......
  
  2、真相之一
  阳光明媚、艳阳高照,亮光闪闪的保时捷轻快地行驶在林荫路上,两旁的绿色生机迅速退去。
  “嘘——”驾驶员刘宇吹着口哨,对着修好的后视镜欣赏着新做的发型。副驾驶坐着郭占霞,后排是陶月和王小媚。
  “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后怕,万一被她识破就糟了。”回想起两个月前发生在同样地点的场景,陶月心有余悸。
  “放心,只要我们齐心协力,一定不会有事的。”王小媚微笑着说。此时的她一身亮丽,容光焕发,妩媚多姿,完全没有了当时的楚楚可怜。
  前排的刘宇和郭占霞相视一笑,如此周密的计划布局若没有某个大人物的支持和授意,他们怎么敢惹上郑颖慧这尊“菩萨”。
  刘宇的父母都在郑家做事。郭占霞刻苦学习,努力上进,奈何只有背影没有背景。至于陶月,早就对飞扬跋扈、骄纵任性的郑颖慧极度不满了,于是,四个人借着机会联手布了一个局:
  三根绳子分别藏在了王小媚、郭占霞和刘宇身上。王小媚用完第一根绳子后迅速转给郭占霞,郭占霞转给陶月。趁郑颖慧转身纠缠王小媚时,陶月将绳子转给了前座的刘宇,刘宇将绳子通过车窗扔到了外边。
  第二次同样如此,所有人下车检查时,刘宇将第三根绳子找机会交给了王小媚,躲过了检查。上车前,郭占霞借着为王小媚求情的机会悄悄将绳子转给了她,完成了第三次行动。
  刘宇吹嘘着:“这条路我都走了几回了,早就摸熟了。偷着转了几个路口,要不能让狐仙女鬼几次出现在路口。”
  王小媚丢给他一个白眼加媚眼,“要是没有我的高超演技,效果出不来的。”
  几个人笑着。本来就受刺激的郑颖慧现在被关进了精神病院。
  车子轻飘飘地跑着,郭占霞没来由地一个机灵,“怎么了?”陶月问。
  “哦,没、没什么。”
  此时,天色渐暗,黑云一层层的遮蔽了天空。起风了,“呜呜”地响着,雷阵雨的前兆。
  “哎呀!”陶月突然大叫一声,“怎么了?”王小媚问。
  陶月摇摇头,没说什么。
  车子继续行驶,绿树丛中一个黑影自王小媚眼前快速掠过,“啊!”她惊叫道:“我刚才好像看到郑颖慧了。”
  “你也看见了?”郭占霞和陶月齐声问。
  “吱——”刘宇紧急刹车,“你们也都看见了?”
  “她不会是从医院逃出来了吧?”王小媚猜测说。
  刘宇一张脸变得刷白,“郑颖慧她,死了。”
  
  3、别墅惊魂
  “车子打不着了。”刘宇狠拍了一下方向盘。
  几个人下车后全都都呆住了——他们正站在一栋建筑前,郑颖慧家的别墅,怎么走到这里来了。
  每个人都隐隐感到了不安,
  “今晚我们就在这里过夜吧。”郭占霞提议,也是没办法的办法。
  刘宇有钥匙,几个人进了别墅。刘宇摁了几个点灯开关,不亮,电路坏了。黑森森的别墅,本来就人气不旺,此时更显空旷冷清。角落里摆着一张桌子,中间突起一部分,用黑布蒙着,旁边的几张报纸被门外灌进的凉风吹得“嗤啦嗤啦”响着。
  “什么呀。”陶月好奇地掀开了黑布,“啊——”一声惊叫,桌子上摆着的居然是灵位,遗照上的脸泛着惨白的光。
  是郑颖慧。“喀嚓嚓——”老天这时不失时机地配合着响起了背景音乐,震得人心惊肉跳。
  刘宇咽了一下口水:“郑颖慧几天前在精神病院吊死了。”说完,“咔嚓”又是一声炸雷。
  胆子大的郭占霞走到灵位前,拿起压在上面的报纸借着手机的光亮,所有人凑了上去,大大的标题赫然映入眼帘:郑氏集团独生女昨日精神病院上吊自杀身亡。下一张,“郑氏别墅发生离奇命案,四位郑颖慧(郑氏集团独生女)生前大学同学相继毙命,死法相同,全部为吊死”。
  眼尖的王小媚发现了:“这是明天的日期。”
  果真如此。一时之间,空气凝滞,人心惶惶。
  “我不要呆在这里,我要出去。”陶月冲出了大门,“啊——”又是一声叫喊。众人跑出去,大惊失色,停在外面的车子不见了。
  “有鬼呀!”陶月大喊着,“报警、报警。”说着,拿出手机拨号码。
  “没用的。”郭占霞说:“我们所有人的手机应该都没有信号,打不出去了。”陶月看了一眼手机的右上角,无力地垂下手。
  几个人只得回到了别墅。
  夜晚很快来临,四个人在楼上开了一间房。三个女孩挤在床上,刘宇睡地板。经历了一连串的离奇恐怖,每个人都无法入睡。过了很久才合上了眼睛。
  睡梦中,王小媚听到了响动,本来就不敢睡熟的她睁开眼睛,刘宇从地板上爬起来,轻手轻脚地走了出去。
  是上厕所吧,王小媚想。再睡,睡不着了,索性假寐。半天不见刘宇回来。奇怪,上个厕所不用这么久吧。况且,也没有听到马桶抽水的声音啊。王小媚立刻叫醒了郭占霞和陶月,说明了情况,三人决定去看看。
  手挽着手来到厕所门口,缓缓推开门,满室的黑暗向她们涌来。手机的光亮照在座便器上,没有人,只有一双——悬空的脚。三个女孩的心揪紧了,慢慢地向上移动光亮。先是刘宇的腿,刘宇的身子,刘宇的脸,张着大嘴扭曲着,幽幽的亮光下更显骇人。脖子上套着绳子直通棚顶。
  刘宇死了,无声无息地死在了厕所里。
  三个女孩几乎同时尖叫起来,身体发软,勉强站稳。“快看!”王小媚指着一面墙壁,“第一个。”分不清是黑是红的字体向下流泻着。郭占霞支撑着关上了厕所门。
  三个人互相搀扶着回到卧室,相对无言。她们正在被一股莫名的神秘力量笼罩着,每个人都心知肚明,下一个会是谁?
  “是郑颖慧,她来报仇来了。”郭占霞说。
  王小媚和陶月吓了一跳。“别瞎说。”王小媚心虚地回应:“其实遇到的一切事情也不是不能解释的呀,刘宇有可能是自杀呢。”
  郭占霞没理她的话,自顾自地说着:“刚才我注意到了,吊死刘宇的正是我们用来勒郑颖慧的绳子。”
  接下来便是沉默。突然,陶月站了起来,“我要离开这里。”
  “你疯了!”王小媚瞪着她:“这里距离市区起码三十公里,天又黑,你出不去的。再说,外面就一定安全吗?”
  “那也总比呆在这里等死强啊?”一贯胆小怕事的陶月此时一脸豪气:“走出去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呆在这里只能死路一条。万一碰上一辆过路车,我们不就得救了。放心,我一定会回来接你们的。”陶月保证。
  王小媚和郭占霞表示赞同。两人将陶月送出门,目送着她的身影消失在黑夜中。
  陶月顾不上暗夜的寒冷和脚下的荆棘,跌跌撞撞、摸索着前进。前方有亮光,是车灯的光亮。陶月飞快地向前奔去,近了,傻了。她看清了车牌号,正是先前失踪的郑颖慧的保时捷轿车。车里黑洞洞的,散发的黄色光线越发显得诡异。

原标题:小伙勒死传销看守后续:庭审细节曝光 母亲相信儿子杀人是“被逼的”

陷入传销组织的保山市昌宁县男子张世才,与看守人员在上厕所时发生争执。看守掐住了他的脖子,他则用绳带勒死了对方。

楚雄发生的这起“勒死传销看守”案引发舆论关注:今年8月10日楚雄州中级法院开庭审理“勒死传销看守案”时,被告人张世才的行为如何定性成为焦点。公诉人认为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辩护律师则认为,张世才是在遭受不法侵害的过程中进行正当防卫,导致1人死亡,属于防卫过当。

9月6日,云南省检察院发布消息称,已指派专人赴楚雄州指导办案,对被告人是否存在防卫情节等问题进行调查。

案发前,张世才从外地赶回云南过年。这名28岁的单身青年是怎么陷入传销组织的?他勒死看守人员的前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篮球世界杯在哪投 1

8月10日,被告人张世才在楚雄州中院受审 视频截图▲

>>>母亲:没想到儿子会遇上“温柔陷阱”

张世才的家,位于昌宁县大田坝镇的清河村。山脚下一栋外墙贴了白色瓷砖的房屋,是张世才父母5年前从信用社贷款建成的。

“我希望他能早点回家。”9月10日,张世才的母亲潘某某对记者说,她相信儿子杀人“不是故意”,是“被逼的”。

潘某某介绍,由于以前家境贫困,张世才小学五年级就辍学在家里放猪,16岁开始随父亲“打小工”,18岁后独自到外面打工。这些年,张世才在省外的建筑工地务工,是一名钢筋工,每年腊月才回家过年。

2018年1月中旬,张世才从武汉的工地回到云南。他在昆明给母亲打了电话,“他说在昆明待几天才回,要去结工钱。”潘某某回忆。她后来才知道,儿子还从昆明去楚雄“见姑娘”。“楚雄一个姑娘给他打电话,说她生病了,叫我儿子去看她。”

1990年出生的张世才是村里的大龄单身青年。潘某某这些年一直催儿子娶媳妇,她没想到儿子会遇上“温柔陷阱”。事实上,“网恋”“交友”是传销组织屡试不爽的骗人手段。

>>>被骗者:曾与张世才密谋抢钥匙出逃

楚雄州检察院起诉书显示,2018年1月21日,张世才被思思(化名)骗至楚雄市开发区德江路272号的二楼出租屋内,此后被传销组织控制。

这个传销组织的头目是河南新乡人李闯。据其后来在法庭交代,他由上级“任命”,其传销组织名称为“天津天狮生物发展有限公司”。当时出租屋内住了10人,除了“管理人员”李闯、刘桂林、王关平外,其他多为被骗人员。

被骗入该组织的马某称,被控制期间,他和张世才曾计划抢看守人员的钥匙开门出逃,但未能实施。

张世才的手机、身份证被传销人员“保管”,他在出租屋内被限制人身自由整整20天。负责看管他的,是湖北人王关平。

2018年2月6日,农历腊月二十一,潘某某终于打通了儿子的手机,没人接听。几分钟后,张世才给她回了电话。“我问他,快过年了怎么还不回。他说,过两天就回。”潘某某记得,儿子没说两句就挂了电话。

4天后的2月10日,离春节还有5天,张世才的父亲突然收到儿子手机发来的短信。“他说他被骗入传销组织,杀了一个人,让我们别找他。”

收到儿子“杀人”短信后,潘某某夫妇不大相信。“这可能是传销组织骗人的。”而张世才的手机,一直无法打通。

2018年2月16日,正月初一。村里有人从10公里外的镇上,给潘某某带来一个快递信封,里面是楚雄市公安局的拘留通知书——张世才涉嫌故意伤害罪被刑拘。

潘某某夫妇仍将信将疑,担心是“坏人”伪造的骗局。直到几天后,从派出所核实了信息,才知道儿子“出了大事”。

元宵节之前,潘某某夫妇赶到楚雄市看守所见到了儿子,得知儿子被“姑娘”骗入传销组织,后来杀了人。“才谈了20分钟,他一直哭。”潘某某记得,儿子当时交代她去结3万多元的工钱——她曾计划用这笔钱还信用社的贷款,后来又想着怎么给被害人家属“赔钱”。

篮球世界杯在哪投,★庭审视频还原案件细节

张世才:看守先掐住自己脖子不松手

被害人王关平,在张世才被骗入传销组织后对他进行看管。案发后,传销窝点的另外两名管理人员李闯、刘桂林被警方从传销窝点带走。

8月10日,张世才涉嫌故意杀人一案在楚雄州中院开庭审理。中国庭审公开网的庭审视频,还原了此案的发生过程。

>>>尸检报告

看守因“勒颈致机械性窒息死亡”

楚雄州检察院指控,2018年2月10日凌晨,张世才与王关平二人一同去出租房的卫生间上厕所。在卫生间内,张世才与王关平发生争执。争执过程中,王关平用手掐住张世才的脖颈,张世才从蓝色外衣帽檐处扯下一根蓝色带子,用带子缠绕王关平的颈部,用力拉扯带子两端。在王关平完全失去反抗后,张世才在缠绕被害人颈部的绳子打结,并将衣服塞入被害人的口中后离开卫生间,导致王关平窒息死亡。张世才从卫生间离开后,打电话报警称自己被传销组织控制请求解救,后被公安局带回调查处理。

本文由美洲杯在哪投发布于集团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渔舟】假象(小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