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洲杯在哪投_美洲杯投注网

热门关键词: 美洲杯在哪投,美洲杯投注网
您的位置:美洲杯在哪投 > 集团文学 > 21、兄妹三人,幸福“生活” 青春散场:挚爱郭

21、兄妹三人,幸福“生活” 青春散场:挚爱郭

2019-10-14 12:11

你知道2001年4月到7月间,我最大的理想是什么吗?早点工作,多多挣钱,买一幢大大的房子,有很多房间的那种,然后把小郭和小许接到上海,我们兄妹三人一起快乐的生活,活得像童话一样美丽。是的,我真的是这样想的,你不可以笑我。尽管多年以后重新打量这个理想它确实很可笑。但这的确是我当时最大最真最迫切的理想。我曾想过不再和郭敬明交往,虽然收到了许菁的mail,知道了所有真相,虽然我也给许菁写mail说我原谅了他,但事后我又越想越怕,觉得自己无法理解郭敬明这个人,我真的觉得好害怕,害怕再次被他无缘无故地辱骂,害怕受伤,因为付出了真情,所以抵制的力量也就越强。睡觉时,我还告诉自己,要保持清醒,绝对不可以再像以前一样沉迷于对他的好中无法自拔。只是我做不到,第二天,也就是2001年3月19日,当我又拆装了一天的机器然后浑身脱水地回到宿舍爬上床正准备呼呼大睡之际,电话突然响了,石涛接了起来,他和对方说了两句后对我嚷:“大黄,找你的。”“谁呀?”我一边极不情愿地下床,一边抱怨,“深更半夜的,不好好睡觉,打什么电话啊!”“不知道,”石涛一脸漠然,继而又说:“好像是小郭。”我真服了这个人了,明明和对方都说了好几句话了,居然还不知道。我拿起话筒,果然是小郭。“一草,你还在生我气吗?对不起啊。”天!郭敬明居然打电话向我道歉了,我太受宠若惊了,一下子不晓得说什么。“你是不是不会原谅我了?”他说普通话时声音本来就软,现在再说这么煽情的话,就好像要哭出来一样。“哎呀,没有啦!又没什么事情的。”我大方得让自己都吃惊,简直太酷了。“嗯,那就好,我不想失去你的。”估计这小子酒喝多了,怎么这么肉麻的话也说得出口呀,还说得挺流利。“哦……”显然,我当时完全被震撼了,几近无言。“我们还是好朋友,不是吗?”“是,当然是。”“还记得我们的诺言吗?要做一辈子的好兄弟。”“当然记得了,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的!”完了,被他感染,我说话也越来越肉麻了。“你原谅我了……太好啦,等会儿我就告诉小许,她知道我们和好了一定会很开心。”“现在?要不明天再告诉她吧,太晚了,别打扰人家睡觉。”“没关系,我和她都习惯熬夜了,现在每天夜里我们都要打电话打到凌晨。”“那好吧。”“对了,一草,你能不能帮我买英格玛的音乐?”“可以呀,英格玛有好几张CD呢,你要哪一张?”“你能不能帮我把已经出来的几张都买了?”“哦……好的,明天我就去买。”“谢谢大哥。”郭敬明欢天喜地挂了电话。我愣在原地,突然想到:这家伙还欠我一百块钱呢,怎么提都不提了呢?现在又让我给他买东西,也太那个了吧。嗨,我想这干吗呀?才几个钱呀?我要是也在乎的话还算什么好兄弟?再说了,人家还是一高中生呢,等他以后发财了再问他要好了,连本带利,反正我知道这家伙迟早会发达的。是的,我这辈子就算猜这件事猜得最准了,现在郭敬明果真发财了,每年进账单几百万,都进福布斯名人榜单了,只是不晓得他还记不记得曾经欠我100块钱呢?有机会,我倒是要问问。挂完电话,我浑身轻松,这才意识到原来我一直还是很在乎这份友情,在我心中,他始终在最重要的地方,前阵日子只是拼命压抑着而已,压抑久了就以为自己忘记了,现在听到他的声音,所有的坚强便支离破碎,或许,压抑这么多天我一直在等着他亲口对我说一句对不起吧,现在我终于得到了,就没什么好再坚持的了。第二天一大早,我在校门口的音像店买全了英格玛五张CD,然后给郭敬明邮寄了过去。回学校的路上我想:风波已经平息,乌云已经消散,我们应该重新开始,不是吗?我心头立即布满了喜悦以及憧憬——该是怎样的美好生活在等着我呢?事实上,接下去的两个多月,也确实是我和郭敬明数年交往中最为开心的一段日子。因为多出了一个人——他的女友、我的妹妹——许菁,原本两个人的快乐便成了三个人的幸福。原来每天只要给一个人写信,现在每天要给两个人写信,虽然累了点,但也因为多收了一封信而多了一份快乐。快乐不打折,美丽一百分。我叫郭敬明小郭,叫许菁小许,他们则互称相公和娘子。我们总是相约一起上网,我们谈音乐,谈未来,谈人生……红了的是芭蕉,绿的了是香樟,满天飞舞的是樱花。我们总是一起看“榕树下”的文章,然后一起发帖,我们的观点总是一致,且遥相呼应,不知道我们关系的人看了都特奇怪,怎么这几个人说的话这么像啊?而知道我们关系的人无一不被我们亲密的关系感动。那些天,我们每个人都写了大把大把的文字,文字中充满对彼此的祝福。我们还集体抨击“敌人”——有一次,有人在郭敬明新发的文章后面风言风语,我和小许立即发动保卫战,回贴还击。我是粗人,吵架只会骂娘。小许则比我厉害多了,写了足足三千多字,嬉笑怒骂,字字讽刺,正话反说、反话明说,让人看了前胸流汗、后背发冷、稀里糊涂、神魂颠倒——如果你看过许菁的文字你就会知道这个丫头发起飚来是多么辛辣,辛辣到刻薄和蛮不讲理。后来我常想:还好我没得罪许菁,否则一定会死得很惨。我又想:要是奥运会开设讽刺项目,让我们小许去比赛,肯定毫不犹豫地拿金牌,为国增光。小郭自然不甘示弱,在网上和别人掐架一直是他的强项,几年来,摸爬滚打,积累了丰富的网络战斗经验,POWER值很是强劲,一般的主都不是他的对手。最后的结果是:那人溃败,发帖当众向小郭道歉,并且许诺从此离开“榕树下”。真是恩仇江湖、快意人生啊!就这样,我们总是集团作战,保护着彼此,我们第一次感到什么叫团结就是力量。有时候,我们也会“窝里反”,当然是小郭和小许闹矛盾了。他们俩就像两个小孩子一样,动不动就吵架,然后就会到我这里告状,让我评理、主持公道。矛盾的原因有时候很搞笑,诸如小许说自己给小郭写的mail有五千字,小郭却只回了四千多字,便说他欺负自己。小郭给小许打电话,可她人却到外面疯玩了,小郭便觉得自己受伤了……他们两个吵得欢,难为了我这个当哥哥的,手心手背都是肉,一个是弟弟,一个是妹妹,都是我的最爱,偏袒谁都不好。不过我也有办法,那就是各打五十大板,平衡战略。我们三个人在一起,总有着数不清的快乐。6月3日,郭敬明18岁生日,我给他送了价值两百多的全套王菲正版CD,他高兴得打电话给我一口气说了十声谢谢。我还给小许邮寄了整整一大盒kies巧克力,小许告诉我她吃的时候幸福到大把大把掉眼泪。一天夜里,我睡得正欢,突然就梦到了那个理想,顿时觉得浑身充满力量,我要奋斗,为了小郭和小许,为了我们无瑕的友谊和感情。第二天一大早我就约他们一起上网,当我把我的理想给他们说出来时,我仿佛看到他们在欢呼雀跃,小郭说:“好呀、好呀,我们一定要遵守诺言哦。”小许说:“一定、一定,相公你先考到复旦,然后过两年我再考复旦研究生,大哥你好好工作,赚很多钱,我和相公吃你的,穿你的,就靠你养了。”我乐的眼睛都快笑没了。一直在旁观看的石涛突然阴阳怪气地说:“大黄,要不我也吃你的穿你的,你也养我吧。”见我瞪大着眼睛,作呕吐状,他继续无比恶心地说:“大黄,你说好不好嘛?”于是我毫不犹豫地将腿飞到他身上,然后狂吐不止。我们还一起做了很多美丽的梦:等放暑假,一起去西藏旅行。三个人合力写一篇小说以及一首歌,把我们之间的爱写下来。若干年后让我和童童的小孩和他们的小孩结婚,如果是同性,就结拜为兄弟。……总之,虽然我们不在一起,但精神上却时刻共鸣着,犹如亲兄妹。那些遥远的歌谣,曾经的梦想,许下的诺言风中绽放……一个星期天,我和石涛去五角场买衣服,路过花鸟市场时就看到有人在卖松鼠,小小的、肉肉的,黑眼珠子溜来溜去,好可爱。我毫不犹豫买了一公一母两只小松鼠,一只黑,一只白,满脸幸福地抱回了宿舍,放在笼子里养了起来。石涛大惑不解,以为我要养大了再杀了吃呢,强烈要求分一杯羹。“吃吃吃……你就知道吃,有点内涵好不好?”“不吃那买来干吗?大黄,我发现你最近越来越不正常了,变态。”我把小松鼠精心养了起来,并且给黑色的那只取名为四维,白色的那只取名为思维。我对“四维”和“思维”说:“好弟弟、好妹妹,我们现在就在一起了,永远都不会分开。”2001年4月到6月,幸福的事远远不止这些。我和童童的感情日益深厚,我发现自己已经深深爱上了这个美丽、善良的上海女孩,她的很多举动让我感动甚至震撼:一次我们到共青森林公园玩,玩着玩着童童突然从地上检起一片树叶,她说如果我能扔到树上就证明我们可以一起永远在一起。说完之后她双手合十,双目紧闭,对天祷告了一会儿,然后奋力往树上扔去。结果当然没有扔上去了,童童连忙说不算,要重新来过,结果重来了十次,全部没有扔上去,最后童童急了,童童一边着急一边拉着我胳膊用力摇晃着说:“杨健、杨健,看来我们是不能在一起了。”还有一次从和平公园看完老虎回去的时候,童童突然紧紧抱住我然后把头深深埋进我的怀里,童童说:“杨健,你以后在路上骑车的时候一定要当心啊,还有你平时千万要注意你的身体,不要生病了,因为你现在的身体已经不是你一个人的身体了,为了我你要把自己照顾得好好的。”童童说这话的时候很认真,她一定要求我答应她的要求,一开始我还想和她开玩笑,可是我开不出,我紧紧抱住了她,我实在想不出这个时候除了将这个美丽善良的姑娘紧紧拥抱还能怎样去表达我的感动。有一次我把手套忘在她包里了,我的手套上有的地方线头有点脱落了,结果童童当天晚上到外面买来针线,然后像模像样地给我手套补了两个多小时还没有补好,童童晚上睡觉的时候就把手套顶在脸上,因为童童觉得上面有我的味道,闻着我的味道睡觉会感觉很幸福。这样的女孩子怎能让我不爱?有爱的生活怎么能不幸福?我把我爱上童童的事告诉给小郭和小许,他们两个人起先说等见到了童童一定要当面叫大嫂,后来想想童童比他们还都小时又连呼不干。至于工作,也出乎意料的顺心。你是知道的,我一直最担心的就是自己无法找到满意的工作,无法适应这个社会。从三月开始,每个同学便开始磨拳擦掌、轰轰烈烈地找起工作。我虽然还没想清楚求职方向,但看到别人找得热火朝天的样子心中也紧张,糊里糊涂做了份简历到处发射,结果三月底便被上海一家大型国有企业——上海家化集团下的一家制药分公司录用,速度之快,令人咋舌。包括石涛在内的无数同学一直认为自己比我优秀一千倍,怎么着也轮不到我先找到工作还是这么好的一份工作的呀。然而事实就是如此,当我屁颠颠夹着个公文包上班时,他们还只能一边抠脚丫子一边狂叹气。然后是转上海户口。户口问题我不大懂,只是知道这个问题相当变态,外地人想落户上海简直比登天还难,像我们这种普通院校的毕业生则基本上是想也不用想。全校每年能成功落户上海的学生绝不会超过十个,而且个个必须品学兼优还是党员。我学业平平有好几门科目被卡过加上连团员都不是,所以当我向学校申请转上海户口必须的蓝表时一些老师笑得都快抽筋了,他们奉劝我做人要识相不要妄想,就我这种成绩和素质应该失业一万年,现在居然想转上海户口简直是给学校丢人。我破天荒第一次在面对别人的无情打击时坚持自己,在我把成绩单及蓝表递交给上海市高校毕业指导办公室后的半个月,我的上海户口就神奇地被批下来了,成了我们学校当届第一人,堪称奇迹。这两件事情发生后,所有人对我的态度大变,变得暧昧,变得,他们不再评价我功过是非,不再议论我才华魅力,而是口径统一地说我“额头高,运气好”。特别是那些曾经嘲笑过我的老师,看到我春风得意的样子,强烈认为这一切只是因为上帝在宠爱着我、对我进行了特殊照顾。小郭和小许知道我工作解决了且成功落户在上海后,两人开心死了,不知真心还是假意地说我是他们的骄傲,认识我这个大哥是他们一辈子的光荣。反正我听了很受用,我觉得距我的理想更近了一步,或许生活并不像我想像中可怕,或许我比我以为的更强大,或许,在上海买幢房子把小郭和小许接过来指日可待。现在想想,那时真的好幸福好幸福。

2001年的春节,我前后总共在家呆了没一星期。大年初四便匆匆从江苏赶回上海,愤怒的父母虽然动用各种手段和势力横加阻拦却也无济于事,只能眼睁睁看着我背着个包笑嘻嘻地和他们挥手拜拜,然后屁颠屁颠地跳上开往上海的长途汽车。真搞不懂,我都大学快毕业的人了,他们干吗还那么想管着我,难道我会按照他们规划的道路去前行我的人生吗?根本不可能,我是自由的。虽然在家时日短暂,但我却胖了足足十斤,平均一天胖一斤半,这是什么速度啊!太可怕了,上海GDP增长速度也不过如此吧?总之,当我顶着十斤肥肉出现在上海,出现在童童面前时,此恶人仿佛看到了外星人,立即瞳孔放大,然后对我尖叫:“猪啊!”“你怎么可以这样?太过份了。”和我一起回学校的路上,童童抱怨了整整一路,好像我刚刚强xx了她一样。我虽扪心自问并没有做错什么,但在童童百般羞辱下还是觉得很理亏,于是发誓立即减肥,不把这十斤肥肉减没了绝不罢休,只是诺言许了不下一千遍,却没想到童童依然不依不饶:“真不要脸,居然可以胖成这样,简直面目全非哦,你看看人家小郭,多瘦,多精神,你要好好向他学习。”当时我正在大口喝着可乐,听到这话,顿时毫不犹豫地将口乐喷到了童童脸上——我体重差不多要有70公斤,而郭敬明,估计也就70斤的样子,和他比什么不好,和他比瘦,这……这不搞笑吗?不过说起郭敬明,我突然想到,自去年底上海一别后,除了春节那天打了个电话彼此说了声祝福外,其他时间都还没有和他联系过呢,也不知道这小子最近在忙些什么,过得快乐不快乐。我决定一到宿舍,立即给他写mail,嘘寒问暖关心一下,怎么说也是好兄弟嘛。石涛寒假没回重庆,我回到宿舍时他自然是在打星际,我忧心忡忡地对他说:“别打啦,快毕业了,赶紧找工作吧,否则会饿死的。”石涛抬头,用混浊的眼神看了我眼,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说出来,然后继续埋头熟练操作着键盘和鼠标。估计他是打星际给打傻掉了。收拾好行李,送走童童后,天色渐暗,我站在窗口,让冷风吹着,看着外面阴沉的天,不时有零星的炮仗声在广袤的空中漂浮,多少显得很落寞。我快毕业了,怎么这么快?几年大学,光学会吃喝玩乐,什么有用的本领都没学会。走上社会,我到底能做些什么?我又到底想做什么?我无法回答自己。于是,我又开始无法自拔地陷入一种悲伤情绪。悲伤的时候我总是思如泉涌,于是我赶紧打开电脑,趴在键盘上劈里啪啦敲打了起来,很快就写了封长达三千字巨阴郁的mail,想也没想就给郭敬明发了过去。第二天早上便收到郭敬明的回信:一草:怎么快就回上海了?不要怪我最近没有和你联系,我知道这学期你应该忙你毕业的事了,所以很多事我不敢烦你。看到你的信后我心情也很沉重,没想到你现在有那么多的悲伤无法释放,如果你想哭,那你千万别憋着,因为保留眼泪的感觉像凌迟,很痛很痛。我最近状态其实也不是很好,每天有考不完的试。我始终处于内心流离失所的生活,赶稿子赶到深夜,然后第二天抱着很多书去考试。我在黑夜中总会看见大把大把的幻觉,迷幻的色彩,像是凡高的蓝色鸢尾。我总是告诉自己不要寂寞要开开心心,要一脸阳光明媚,可是很多时候泪水总是大颗大颗地掉下来。也许我真的不该拒绝长大,一个人不可能像彼得·潘一样永远做个小孩子。可是那天我看《小王子》的时候我是真的哭了。其实我们有太多的寂寞和太多的喧嚣。只是它们总是分批分批地到来。于是我们就觉得极端,极端之后是一场末世的漂泊,不管是关于脚的还是关于心的。我和小许的关系也变得越来越糟糕,小许好像有事要告诉我,但无论我如何问,她都不会说,我好怕她从此就不理我了,那我怎么办呀?我是真的舍不得她的。再次希望你快乐,我把你当成一辈子的朋友。郭敬明2001年2月7日原来不快乐的人并不是我一个,看着郭敬明这封mail,我的心居然获得了稍许安慰,我想我真的是一个太自私的家伙。我怎么可以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兄弟痛苦之上呢?同学们好像约好似的,一个接着一个早早的都回到了学校。只是再也不会像大一大二那会儿,寒暑假回来后忙着和彼此分享假期里的快乐以及各自家乡的精美食物。每个人看上去都忧心忡忡,我知道,面对毕业,没有人可以很轻松。石涛说:他现在疯狂打星际是因为他害怕等毕业了就再没有机会碰这个他最爱的游戏,他现在的所有行为只是为了忘却的纪念。他无力改变生活和命运,所以只能改变自己,他不想留下太多回忆,只想在所剩无几的岁月里和星际亲密再亲密,多一次醉生梦死。石涛的话让我觉得可怕,一直以来,我都认为他是个文盲,可现在他居然可以像诗人一样说出如此优美又精辟的话语,将我们惶恐的心描述得淋漓尽致。只是石涛的话同样让我变得更忧伤,于是我又趴在电脑前敲打了起来,花了三个多小时整出篇更长更悲观的mail,可就在准备发给郭敬明时,我突然想到:干吗我要把自己的苦水告诉自己的好朋友然后让他也为我忧心呢?他现在学习负担那么重,我又怎么可以让他分神让他不快乐?我不可以这么自私,绝对不可以。否则就配不上他叫我一声大哥。可是,不向他倾诉还能找谁?能够真正懂我心的就这么一个人。像石涛这种货色,别看他有时候说的话也蛮沧桑的,你要真和他强调你内心是多么感伤多么疼痛他只会把你当成神经病。人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自然会急中生智。找朋友其实也一样。就在我看着那封mail不知所措时,突然灵光乍现,一下子想到了一个人,哈哈,写信向她倾诉绝对OK.没错,此人便是郭敬明的女朋友许菁。我心想:既然她能和郭敬明走到一起,那么肯定和我也会志同道合,或许大家都有一个感伤且落寞的灵魂。是的,我应该给她写信,立即就写。虽然上次郭敬明并没有给我她的mail,但这一点都难不倒我,因为我知道她在“榕树下”的ID是思-维,那么只要到她个人资料里查一下就能找到,当初我不就是通过这个办法联系上郭敬明的吗?我立即登录“榕树下”,查找思-维的个人资料,很顺利便找到了她的mail地址。第一次给女孩子写信自然不能大吐苦水,这个道理我懂,所以我很快将写好的mail重新修改了下,将很多怨言删除,添加了些其他内容,整封信看上去有点淡淡的哀伤,又不会太过分。最后我又重新看了一遍,心满意足,然后给许菁发了过去。Mail内容如下:小许:可以这样称呼你吗?记得半个月前小郭在我这里的时候,曾多次和我提及过你。很早就想给你写信,觉得很多心里话可以对你诉说,因为从小郭的口中,多多少少对你有个了解,你要知道,你在小郭的心目中是完美的,这点给了我很深刻的印象。小郭是个性格内敛的孩子,很喜欢保护自己,话不多,举止低调,言语丝毫不张扬,和他在文字中表现出的阴郁气质非常符合。可每当谈到你的时候,他就会变得无比兴奋,态度立即来一个180度的大转弯,忧郁的眸子也会一下子亮了起来,我丝毫没有夸张,真的一下子就亮了起来,变得流光溢彩。老实说,小郭在我这里为数极少的几次兴奋几乎全都是谈起你的时候。所以我总会想,这个小许究竟是怎么样神奇的一个女孩子呀。你和小郭的情感纠葛,我大体知道一些,纷纷绕绕,有快乐也有哀愁,这也是正常现象。小郭刚刚给我来信说感觉你有话要对他说,又感觉你要离开他了,他很难受。我并不清楚现在你和小郭为什么会突然闹不开心,其实很多时候我会想,一份情感埋藏起来或许会更美,又或许每个人的情感都是烟花,璀璨过后就是失落,可是我们并不能埋怨生活,我们更不能怀疑感情,我们应该相信爱,我一直都信。记得17岁那年,当得知自己初恋的女孩子怀上了我最尊重的语文老师的骨肉的时候,我恨这对男女,可是我并没有怀疑爱,我相信,我肯定我会获得真爱的。而作为小郭的大哥,我毫无疑问希望他能够快乐,不管是哪个方面。所以,我祝福你们可以快乐相爱,因为我知道,小郭可以有勇气去爱一个人,是很难得的一件事情。他的初恋应该是完美无瑕的。再简单说一下我自己。上海的这个春天无疑将会成为我印象中最为晦涩的回忆了,因为工作的事,虽然我自信,也崇尚自由,可当我面对这个社会时,我更多的是自卑和恐惧。没有理由的,我恨自己,希望自己变得勇敢,可是我根本做不到。我已经习惯了将自己放到网络上,这学期已经完全没有课,所有的课程设计也仅仅是安慰自己和老师的骗局,大家都很享受这种骗局。网络可以给我带来很多的感触,无论是悲哀的,还是欢愉的,我好像离不开这个虚拟的世界,包括我的爱情,都努力在这个世界中去追寻了,只是长时间凝视屏幕使得眼里的泪水多了起来,还有左肩膀隐隐如刺的痛似乎在告诉我,该休息了。我最喜欢去的地方是“榕树下”安妮的天空,有时候会为了上面的一点点文字变得很伤感很伤感。再过四个月,我将离开这个美丽的城市。最好的朋友是小郭,认识他,是我一辈子的幸福。小许,请原谅我的喋喋不休。那是感动的结果,我没有和你直接交流过,可是,我无能为力,特别在向你倾诉的时候。有时间给我写信,可以吗?一草2001年2月8日给许菁写好mail,我觉得自己好像还有什么事没做一样,心中依然空空的,于是又给郭敬明写了封mail,安慰了他几句,让他在繁重的学业下注意休息,不要对自己太残忍,若方便可以约个时间大家一起上网聊天。信发出去后这才觉得舒坦了点,一看表,已是九点多了,躺在床上看了会儿宫崎峻的电影,困意便袭了上来,衣服也顾不上脱就昏睡了过去。第二天醒过来,发现自己正原封不动地躺在床上,衣服还在身上,顿时心生凄凉,石涛和其他同学不知道去了哪里,世界好安静,起床,打开电脑,拨号上网,邮箱里空空如也,更是失落。到了中午,再上网收信,还是一封新邮件都没有,好像我被这个世界遗忘掉了,急得我直抓狂,幸好童童及时打来电话约我出去玩,才让我不至于无聊而亡。接下来的几天我都和童童泡在一起,四处游走,胡乱花钱,恋爱谈得精彩,只是人有点遭罪,谁说谈恋爱不是苦力活?半个月没到我身上的十斤肥肉不翼而飞就是最好的证明。郭敬明和许菁都没有给我回信,失望多了,也就淡漠了。对别人太热情或许是一种罪过,我如此对自己说,便不再对他们回信抱有任何期望,全心全意投入和童童谈情说爱当中,过了一个浪漫的情人节,并且发现自己坚硬的心被这个单纯的女孩彻底感动,心中拥有了前所未有的爱意。明明有爱,为何又拒绝?

本文由美洲杯在哪投发布于集团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21、兄妹三人,幸福“生活” 青春散场:挚爱郭

关键词: